法師有約--我怎麼在22歲決定出家

2009年8月4日

我22歲的時候在幹嘛?應該是大學四年級的時候整天緊張兮兮的準備研究所,越接近考期、越是睡不好、精神不放鬆,整天心裡都想著該怎麼讀書才會考上。22歲對我來說是個做夢、築夢的年紀,是「人生充滿無限希望」的時候,在這個時候怎麼會有人想要出家呢?

或許是這樣一個單純的念頭,讓我想親自到西門町的德貴學院,聽聽法師當時的心路歷程。


果慨法師號稱是法鼓山的「名嘴」之一,一聽之下果然名不虛傳,在分享過程中處處是笑點,整場座談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結束,來節錄一下重點好了。


出家人苦不苦?

當法師問大家這個問題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說出家人很苦,苦在哪裡?苦在沒辦法做一般人的休閒娛樂,苦在每天晚睡早起,也有人分享法師在辦活動的時候比一般義工還要負擔更多責任與壓力。

法師認為出家人苦不苦?當然苦!但同時在家人也很苦的,果慨師說:「出家人苦在『知道,但做不到』,在家人苦在『根本不知道』」,聽了所有人都會心一笑,真是貼切的形容。

至於這個「知道,但做不到」的日子要過多久,答案是十年,出家的前十年基本上就如同穿著出家人衣服的在家眾一樣,心態、習氣還很難改變,連做夢的時候也常常夢見自己在家的樣子。

大概要等十年以後,才有真正的體悟到自己真的是出家人了,這真是漫長永久的覺醒過程啊。


為什麼想出家?

因為遲到所以我並沒有聽到她的動機,不過,聽後面的演講,感覺上她是因緣俱足、有戒體的人,很自然而然的就想要出家,也很幸運的跟在聖嚴師父身邊十幾年,接受一代高僧的指導。


在我來看,出家的感覺很像Matrix駭客任務裡面「尼歐」的角色,你可以選擇吃下藍色藥丸,活在幻象之中一輩子當個平凡人,(享受到顛倒夢想所帶來的喜怒哀樂),也可以選擇吃下紅色藥丸,從此知道事情的真相,並且解救受母體控制的人脫離母體(走覺醒的道路)。

除了要有因緣以外,我認為這還需要無以倫比的勇氣。


第一次感受到修行的威力

不過果慨師的出家路並沒有一般人想的順遂,由於她年紀輕、充滿活力,在農禪寺到處跟年長的法師吵架做對,也因此三不五時常有人到聖嚴師父旁邊述說她的狀況,當師父跟她問起的時候,她回一句「師父,你看他們都一直跟你告狀,我比較乖,我都不告狀的」。

事情越鬧越大,果慨在農禪寺幾乎是人人頭痛的對象,聖嚴師父決定幫她辦個儀式,讓她對著大眾好好懺悔,師父只交待她第一句要說「感謝我的師父幫我舉辦這儀式」,之後滿腹的話語卻像水銀瀉地一樣傾流而出,她跪在地上,把一直以來對各個出家眾的懺悔全部講出來,情緒也激動到大哭。

果慨師形容,人在心裡起煩惱的時候,身體是很「重」的,在她這樣一次徹底懺悔過後,整個人突然變得「很輕」,講完之後,反而不像在走路,像是輕輕的飄過地面一樣。

這種境界類似打坐產生的「輕安境」,這是她一次震撼感受到修行的威力。


持戒

持戒是為了要保護自己,它讓修行更能得力。


煮飯

出家以後,只會煮兩、三百人的飯菜,不會煮兩、三個人的。這個有趣,因為兩、三百人的飯菜都是用鏟子、大鍋子、大水桶當器具,拿久了反而不會使用一般的鍋鏟。


業報現前

出家前有沒有什麼阻礙呢?其實有個小插曲。

果慨師在出家的前一天晚上,經過某條路上迎面而來一個醉漢,醉漢搖搖晃晃的朝她走來,她當下一個直覺「這個人好危險,我要避開他」,結果因為路太窄避不開,醉漢在經過她的時候,突然伸手打了她一拳,結果打完這拳醉漢突然醒了,馬上叫計程車離開,果慨師痛到受不了送醫院。

這就是業報現前,因為現在不打,以後進寺院就還不了這筆債了,而那一拳所帶來的傷似乎很深,果慨師說一直到現在身上都還看得到當時的傷痕。

法鼓山工作人員把演講精華錄影放上網了,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Part I 


Part II


Part III




這次的演講還滿有收穫的,讓我對出家人的生活有更深一層的體認,其實很羨慕出家人的自在灑脫,也很欽佩他們為生命奉獻、為修行精進的態度,有很多值得在家人學習之處,以後應該多來聽聽他們的演講。



4 意見:

化閻浮 提到...

我是法鼓山的出家眾
看到您寫的一些文章
有關禪修的部分
覺得很歡喜
希望能把您的文章轉寄給
其他的法師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可以?

祝福 禪悅為食

化閻浮 合十

南風 提到...

法師您好,我一個凡夫寫的東西能夠承蒙您賞識真是莫大的光榮,歡迎您轉載,也希望您能不吝指教。

南風 合十

阿輝 提到...

感謝你的分享,本來遺憾沒有辦法去聽的,你寄來的分享讓我無憾呢!

  © Blogger template Newspaper II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